《参学琐谈》释真华-epub

2019年1月3日22:28:36 发表评论

《参学琐谈》释真华-epub十四 如溺遇舟
我从客堂回到行堂寮,收拾一下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的行李,辞别了共住尚不到三个月的同寮,含着满眼的泪水,茫然地出了法雨寺的山门,蹒跚地走着,胡乱地想着,觉得自己已由一个朝气勃勃的青年,一下子就变成个暮气沉沉的老头子了!气愤、穷困、危难侵袭着我,使我悲痛、颓丧、惆怅。我转身呆呆地仰望着佛顶山上那片片飞驶而过的白云,心里这样祷告着:
“大慈大悲,救苦救难,广大灵感的观世音菩萨啊!速垂加护吧!不然,弟子将要因穷困而死在您的道场之上了!”
祷告毕,我又转过身来茫然地往前寺方向走着,心想:“不管如何,到了前寺见见父亲再说。”
不料,我刚刚跨过海会桥,迎面来了一位出家人,老远地就向我合掌打招呼。仔细一看,竟是以前在灵岩山钟楼敲大钟拜《法华经》的性悟师。他到了我的面前在路旁倒身便拜,我紧走一步便一把搀住他,一面说:“不敢当!不敢当!”一面又问他:“性悟师!你什么时候来山的?”
他没有即刻答覆我的问题,反问我道:“您老背着行李准备去哪儿?”
我对他说准备到前寺,同我父亲商量过海去天童。
他急忙摇着手说:“现在定海、沈家门都驻满了军队,战事大有一触即发之势,您老怎么还想过海去天童呢?”
我向他苦笑笑说:“不是我想过海,实在 因为普陀山已无我立锥之地了!”
接着,我即把在后寺经过情形告诉了他。他听了竟拍手大笑着说:
“这太好了!这太妙了!”
起先我还以为他在“幸灾乐祸”哩!等他把话说明,我不禁激动得紧抓着他的双手说:“性悟师,我真不知怎样向你致谢才好?”
性悟师到底说的什么话,会使我那样子激动呢?他对我说:“我来山已半年多了,但住在莲池庵一直就没有出来过。昨天因事到前寺无意中遇见了海超师,一听他说您老在后寺行堂,我即难过得什么似的。回到莲池庵,我就把您老过去和现在的情形向当家师讲了一遍,并代替您老在念佛堂里讨了一个单,当家师便很高兴地答应了!他并且催促我赶快来后寺请您老去莲池庵住,我今天即正为此事而来;您老早不离开后寺,晚不离开后寺,偏偏在今天离开后寺,这不是太好了,太妙了吗?”
停了一下,他又对我说:“莲池庵是前寺现任住持老和尚的小庙,因为他在若干年前,得了一个特别的缘法,化费了几百万银圆,建了一座五层的大洋楼,楼上有凉亭、阳台等游乐设备,还有几百个很考究的客房,以供来山的大人先生和阔气的香客们住宿。不过,近来因受战争的影响,楼上除了蛛网鸟迹之外,已空无一人了!所以住在念佛堂里,一点也不会受到外界的喧扰。
然后,他又告诉我该庵的生活、待遇情形:“当家师供养心很好,只是地域观念太重。中饭是四菜一汤,早、晚吃饭也有四样小菜,逢初一、十五更好些。单银一个月是两斗米(因为此时的银圆券已像一年前的法币一样了。早上卖出了一头牛,晚上想用卖牛的钱买进一只鸡都不够了!所以一般人以劳力劳心为人工作,都讲若干斗或若干石米而不以若干元钱计算),有时候还偶尔有结缘,足够零用。住的是一个人一个房间,里面桌椅床帐等俱全,光线也很充足。总之,我敢向您老保证,此时此地,再也找不到比莲池庵更理想的所在了!”
想想看:正在“山穷水尽疑无路”的我,突然遇到这“柳暗花明又一村”般的美境,简直像溺落在波涛汹涌的大海里,突然遇到了舟航,如何能使我不激动呢?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。
随性悟师到了莲池庵,被安排就绪之后,我即又同他到了前寺,我父亲和海超一听说我住进了莲池庵,他们十分高兴,连上客堂里的寮元师也为我庆幸不已!
莲池庵的念佛堂里连我一共住五个人,每日除了朝暮两堂课诵和三香以外,其余的时间全由自己分配。因此,我住下不久自己便立了一个自修功课表,毫不马虎地遵行着,希望能做到《佛遗教经》上所说“昼则勤心修习善法,无令失时;初夜、后夜亦勿有废;中夜诵经,以自消息;无以睡眠因缘,令一生空过无所得也”的地步。大概是因为自己的业障太重了?不然,为什么一到“中夜诵经”的时候,不是“昏沉”,就是“掉举”呢?可是性悟师在昼夜六时中,则能保持着那种“精力充沛”的状态!
一次刚刚感到有一点点“心与道合”的境界,“睡魔”突然袭来,强打起精神来与它大战了一阵,虽然侥幸获胜,而“境界”却无法再得了!这种悔恨真比“打起黄莺儿,莫教枝上啼”来得还强烈。于是,我怀着二分羡慕,三分惭愧,四分忌妒的心情问性悟师道:“你老菩萨以什么方法功夫会这么好?”
他说:“修行的方法是随人根机变异的,不能一概而论。但在用功时唯一不可缺少的要诀,便是‘勇猛精进’四个字。”
我又问他:“如果勇猛精进时,仍想睡怎么办?”
他说:“在勇猛精进时想睡觉,就不是真勇猛精进;真勇猛精进,就不会想睡觉;因为‘勇猛精进’与‘想睡觉’,跟光明和黑暗一样,永不可能同时存在的呀!”
停了一会子他又说:“如果运用这个方法,在用功时仍想睡觉的话,就应速作将死观;再想睡时,就应速作死后必堕地狱观!”
后来,我依着他的话行了些时,颇为有效。但日子一久,“睡魔”又卷土重来了!有时候睡得比没有“勇猛精进”,“作将死观”、“作死后必堕地狱观”之前,时间更长!甚至还学学因白天睡觉而被孔老夫子骂为“朽木不可雕也,粪土之墙不可圬也”宰予呢!唉!可恶的“睡”欲啊!从过去到现在也不知道你贻误了天下多少苍生!


温馨提醒:小站只是一个读书爱好者的交流平台,如有读书之事可以扫描右侧的微信二维码,关注“读大书”公众号,与博主进行交流,与更多的爱好者进行交流,博主定当尽心尽力,只为读书之事。
一生读书,读一生书。

  • 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
  • 与更多读书人交流
  • weinxin
  • 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
  • 添加读书群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